当前位置 > 首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一山可以容下多虎 中日并非“互为威胁”
  • 发布时间:2020-02-12
  • www.ddkid.com.cn
  • 古冶先生是一个“中国通”。在那天的对话会上,他用流利的中文发表了演讲。他希望两国媒体从业人员坦诚沟通,努力加深相互了解。

    古冶先生的“三七理论”很有趣。他认为很多时候人们只关心他们说的话,而忽略对方说的话。然而,为了实现真正的相互理解,70%的精力应该花在倾听上,30%的自我表达就足够了。

    12月17日,“日中媒体对话”在东京举行照片:日中友好协会

    两国媒体从业者讨论中日关系与媒体、数字时代的媒体挑战、民族主义与媒体等。毫不奇怪,持续了半年多的香港修正案争议得到了最多的关注。由于是闭门会议,原则上不允许组织者公开报告发言者的具体内容。

    一般来说,日本传媒普遍关注暴力对香港的影响、“一国两制”的实施、香港民主自由的现状及教育问题。预计两国媒体同行对事实的掌握程度不同,立场不同,观点不同,甚至影响深远。然而,大家也同意暴力不是解决香港问题的根本方法。

    对话将是坦率而深入的,这样到午餐时间,我们只有半个小时吃午餐。我们将在下午继续讨论。晚上,日本为对话会议举行了欢迎晚宴,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出席了晚宴。晚宴在东京王子酒店举行。

    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与深圳卫视直播新闻记者

    日本第91任首相福田康夫会谈。2007年8月,安倍宣布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务,结束了他的第一个任期。当然,公众舆论认为安倍被迫辞职是因为他的自由民主党在当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落败,其执政基础被大大削弱。

    安倍辞职后,福田康夫以其对手麻生太郎的330票对197票当选为自由民主党主席。不久,福田康夫在议会两院当选为首相。那一年,福田康夫71岁。巧合的是,他的父亲福田赳夫在71岁时成为首相。结果,他们成为日本政坛的第一位“父子首相”。

    回到欢迎晚宴,那天晚上,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和日本外务省的官员出席了。中国代表团团长、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贵教授在讲话中提到,有些人用“一山不能容二虎”来形容中日关系,但他认为中日不应被似是而非的概念所困扰,从而阻碍了彼此的交流与合作。中日友好有着坚实的历史基础,符合彼此的利益。

    地址福田康夫。福田开玩笑说,顾晔是他的小学同学。这一次顾晔让自己来参加这个晚宴。他对中国的许多政策也来自古冶。如果有什么错误,“不要找我,去找顾叶,”然后爆发出一阵笑声。

    听了莲教授关于“山上两只老虎”的评论,福田问道:“如果两只老虎是雌性和雄性,会发生什么?”晚餐时又爆发出一阵笑声。

    他认为“一座山可以容纳多只老虎”,也就是说,他赞同多边主义和互利合作。中国和日本不是“相互威胁”。他说中国发展很快。如果这个比例是10-20%,富人的数量将达到3亿,超过日本的总人口,但仍有许多日本人不愿意了解中国。更强大的中国对世界做出了很多贡献,所以它应该更加开放和透明,向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传递更多的信息。

    他认为“一座山可以容纳多只老虎”,也就是说,他赞同多边主义和互利合作。中国和日本不是“相互威胁”。他说中国发展很快。如果这个比例是10-20%,富人的数量将达到3亿,超过日本的总人口,但仍有许多日本人不愿意了解中国。更强大的中国对世界做出了很多贡献,所以它应该更加开放和透明,向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传递更多的信息。

    吃饭时,我和《每日新闻》编辑部副主任坂东贤治在同一张桌子的左边交谈。坂本先生曾是香港《每日新闻》的记者,会说中文。我们正在谈论中国和日本的方言,这时原本坐在第二桌的顾叶先生端着一盘水果来到我们的桌前。

    我右边的座位是为《亚洲周刊》东京分公司主任毛峰先生保留的。毛峰先生也是深圳卫视东京直播间的特约评论员。那天他不能出席,所以他的座位是空的。于是,顾叶先生在我身边坐下。坂本先生说,古野先生来了。请和他谈谈。

    我感谢古冶先生,说我受益匪浅,但他似乎没听清楚,所以我又把它放进了他的耳朵里。这时,日中友好协会的工作人员小川夫人走上前来,用中文说:“很抱歉打扰你。”

    绪方很快用日语和谷野先生交谈。我不会说日语,但我觉得谈话很快,非常焦虑。绪方讲完后,他用中文向我解释说,对不起,福田首相离开时把手机留在座位上了,但是这里没有人知道怎么联系他,只有顾野先生知道,所以我必须打断你。

    她把一部黑色手机放在顾叶先生面前。顾野咕哝了几句,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这时,黑色手机亮了起来,没有声音,安静的声音,我看到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了“顾叶”这个词。

    突然,古野先生和绪方明白了,笑了。显然,这种感觉很紧急,顾野拨通了福田的手机,但是福田的手机不是就在这里吗?

    我感谢古冶先生,说我受益匪浅,但他似乎没听清楚,所以我又把它放进了他的耳朵里。这时,日中友好协会的工作人员小川夫人走上前来,用中文说:“很抱歉打扰你。”

    绪方很快用日语和谷野先生交谈。我不会说日语,但我觉得谈话很快,非常焦虑。绪方讲完后,他用中文向我解释说,对不起,福田首相离开时把手机留在座位上了,但是这里没有人知道怎么联系他,只有顾野先生知道,所以我必须打断你。

    她把一部黑色手机放在顾叶先生面前。顾野咕哝了几句,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这时,黑色手机亮了起来,没有声音,安静的声音,我看到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了“顾叶”这个词。

    突然,古野先生和绪方明白了,笑了。显然,这种感觉很紧急,顾野拨通了福田的手机,但是福田的手机不是就在这里吗?

    首相似乎也是一个正常人。他忘记带手机了。大使焦虑时会感到困惑。

    这是一则轶事。然而,在中日关系上,福田和谷野并不困惑,他们都是清醒的人。

    福田康夫政府风格温和。尽管他在担任总理的第一年前很快辞职,但在执政三个多月后,他于2007年底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2010年至2018年,他担任博鳌亚洲论坛主席。连续九年,他亲自来到中国海南发表演讲,并与亚洲国家的政治家和商人进行了广泛的会面。

    卸任后,福田接任博鳌亚洲论坛咨询委员会主席,继续致力于亚洲国家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交流、协调与合作。

    就在我们对话会议之前,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于11月24日在东京会见了福田康夫。王毅特别赞赏福田先生建立“亚洲社区文化交流组织”的倡议。

    福田说,当前中日关系发展良好。我召集日本各界有识之士成立了“亚洲共同体文化交流机构”,希望加强两国间的文化交流,为亚洲共同体乃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2019年5月11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会见了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照片:外交部网站“与中国有着深厚的联系。福田先生一定学到了很多中文基础知识。晚饭前,我乘电梯从酒店的7楼到举行宴会的11楼。电梯停在7楼时,我走进去,看见顾叶先生在人群中。我笑了

    这次旅行原本没有安排媒体采访,但应我的请求,在廉德贵教授的帮助下,顾晔先生在午餐之间给了我十分钟的采访时间。

    关于中日关系,谷野先生引用了周恩来总理1972年会见当时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的话说,“求同存异”。

    他说他应该时不时地意识到“细微的差别”,以达到“大和谐”。所谓“大同”是指中日友好关系。例如,近年来,在“历史理解”和争议岛屿(钓鱼岛)归属问题上,中日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如果他们处理不好,特别是日本,如果他们被“小分歧”所领导,伤害了“大同”,他们就不能这样做。

    他说他应该时不时地意识到“细微的差别”,以达到“大和谐”。所谓“大同”是指中日友好关系。例如,近年来,在“历史理解”和争议岛屿(钓鱼岛)归属问题上,中日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如果他们处理不好,特别是日本,如果他们被“小分歧”所领导,伤害了“大同”,他们就不能这样做。

    视频:顾晔先生谈到“求同存异”;赵冉

    我该怎么办?顾烨先生认为,只有沟通才能导致相互理解,只有相互理解才能导致两国仍然缺乏的信任关系的建立。

    他特别关心两国年轻人之间的交流,坦率地说“像我这样的83岁老人将来去任何地方都不是他的责任”,并用中文表达了他对习近平明年访日的期待。

    视频:谷野先生接受了直接的中文新闻采访。

    采访日程很紧,日本人对会议时间非常认真。然而,正是这样一位老人不厌其烦地陪我们参观日本议会,乘新干线去京都,并与我们一起参加同治大学的讨论和和平与安全女子学院的日中植树活动。

    参观日本国会后,我们乘公共汽车去东京站,乘新干线去京都。顾叶先生因为一些事情第二天不得不离开。半路上,司机把他放在银座。他慢慢走到地铁站,独自乘地铁回家。

    后来,我得知福田先生打车去吃饭,然后自己离开了。日本官员的民粹主义风格并不罕见,但两位先生年纪如此之大,他们仍在为日中友好事业而奋斗,并受到尊重。

    我们的行程恰好安排在第八届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前夕。在京都的一次采访中,我问谷野先生,他对成都峰会有什么期望。古冶先生说,“我有一个梦想。”

    他谈到了这段历史:1963年,西德和法国签署了着名的《爱丽舍宫条约》(德法合作条约)。德国和法国克服了他们不幸的历史,在实现现在的欧洲之前结束了他们的分歧。这是一个非常着名的条约,它包含了许多内容,包括两国领导人之间的密切交流、两国青少年之间的密切交流、大学之间学术层面的密切交流等。

    “我的梦想是这次会谈将在中国举行,明年在韩国举行,明年在日本举行。我们现在在京都,不是东京。京都曾经是中国、日本和韩国进行密切交流的地方,因此这三个国家的会谈将于次年在京都或奈良举行,在那里签署《京都宣言》或《奈良条约》将是一件好事。现在看起来很困难,但这是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是这次会谈将在中国举行,明年在韩国举行,明年在日本举行。我们现在在京都,不是东京。京都曾经是中国、日本和韩国进行密切交流的地方,因此这三个国家的会谈将于次年在京都或奈良举行,在那里签署《京都宣言》或《奈良条约》将是一件好事。现在看起来很困难,但这是我的梦想。”

    “我的梦想是这次会谈将在中国举行,明年在韩国举行,明年在日本举行。我们现在在京都,不是东京。京都曾经是中国、日本和韩国进行密切交流的地方,因此这三个国家的会谈将于次年在京都或奈良举行,在那里签署《京都宣言》或《奈良条约》将是一件好事。现在看起来很困难,但这是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是这次会谈将在中国举行,明年在韩国举行,明年在日本举行。我们现在在京都,不是东京。京都曾经是中国、日本和韩国进行密切交流的地方,因此这三个国家的会谈将于次年在京都或奈良举行,在那里签署《京都宣言》或《奈良条约》将是一件好事。现在看起来很困难,但这是我的梦想。”

    现在,第八届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已经在成都圆满结束,取得了许多成就,但也许离谷野的梦想还有一段距离。

    我想对古冶先生说,祝你梦想成真。回到搜狐看更多

    朝天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ddkid.com.cn 技术支持:朝天资讯网 | 网站地图